抖音微信小说 > 其他小说 > 农女小福妻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拜托

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拜托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[]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苏阮不以为意,可能生活的时代背景不同吧,这个时候的女人没有什么出路,只能指着嫁人来过日子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是不想学,只不过小时候被迫上各种兴趣班,学的都是舞蹈乐器武术这些东西,根本没学过这个。

    她一个连做饭都不会的人,更不会摆弄针线了,况且未来的衣服结实得很,哪能轻易坏了。有的穿几次了就捐出去了,一点都没旧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还是未来好啊,只是……

    花了将近一个时辰,杜鹃终于做好了,把成品摆好给苏阮看,眼神里带着期盼,“阿阮,你看看如何?”

    苏阮端详了一会,满意地点点头,“嗯,不错。你这手艺真好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做工细致的棉衣,她心里又有了个主意,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实现。

    隔天,她们穿着新做的棉衣棉裤,觉得暖和多了,又加大了搜索的范围,可是依旧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第四天,杜鹃病倒了,高烧昏迷,人事不省。

    上次在客栈里,苏阮留了一些日常用药在身边,包括那只熬药的砂锅,取出来熬了药给杜鹃喝下去,等她不发烧了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只是病好治心难医,杜鹃并没有什么病,她自幼生活在乡间身体健康得很,轻易不会生病的,因为惦记她爹才会这样。

    苏阮了解情况,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除了一点点的找人碰运气之外,她也不知道该怎么下手。

    毕竟这个时候也没有网络,没有监控可查。想要找一个人,真是大海捞针一般。

    杜鹃的烧是退了,但人还是没什么精神,也不吃东西。

    这些天趁出门的机会,苏阮也买了很多食材放在空间里备用,所以这次留在家里照顾杜鹃,没有出门。

    天气越来越冷,苏阮在屋里加了一盆碳火,使得房间里暖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杜鹃躺在炕上,有气无力,把苏阮唤到了面前,“阿阮,我一心想要报答你的恩情,可是我怕自己做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,你很快就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杜鹃轻轻摆摆手,声音微弱,“我知道的,好不了啦。爹爹一直没有音讯,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。我没有尽孝,让他这样孤零零地走了,活着也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反正我也是个没用的人,帮不了你什么忙,如果有下辈子,我肯定给你当牛做马报答你,你原谅我吧。”

    苏阮没说话,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当初她觉得杜鹃人不错,又恰好被自己给碰上,就顺手救了回来。杜鹃之于她的这种感觉……很难形容,她不想看着杜鹃就这样一天天消沉下去,最终殒命。

    给杜鹃掖了掖被子,苏阮离开了杜家,出了大门来到隔壁的郭家。

    这几天她们到处奔波打听消息,并没有在附近转悠,她也没见过这位郭大娘,只是听杜鹃提起过。

    据说郭家男人前两年病死了,留下两个孩子,由郭田氏养大。邻居们都习惯了,都叫她郭大娘。

    郭家和杜家一样,都是三间土坯房,从外面看很破旧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午后,冬天的农家都是两顿饭,郭家的烟囱已经升起了炊烟。

    苏阮敲了敲漏风的柴门,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谁呀,等会儿。”

    时间不大,门开了,一个女人出现在门口。苏阮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中年妇女,年纪大概四五十岁左右,农户人家的女人年龄并不明显,可能会因为常年劳作显得老一些。

    这人身上穿着灰褐色的粗布棉衣,外面套着一条棉坎肩,黑色的棉裤,显得身材有些臃肿。

    头发刚刚见了些白色,梳了一个卷在脑后。瞧着面相并不刻薄,可也不是太老实的。一双眼睛不住地转着,也在打量着自己。

    苏阮没开口先微笑,“请问,这是郭大娘的家吗?您就是郭大娘吧?”

    郭田氏点点头,有些不解,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是跟杜鹃一块回来的,帮着她在找她爹呢,您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“哦!是你啊,我知道,快进屋吧,外面冷。”郭田氏让开身子,让苏阮进屋,随后把门给关好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屋,屋里还有其他人,都是郭家的人,一个十七八岁的男人,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,这会都在屋里剥玉米粒。

    “呦,屋里乱的很,别见笑啊,快坐吧!”郭田氏让孩子给腾了地方,指了指炕沿,“对了,小鹃呢?”

    苏阮坐了一个边,没坐太实,听了这话叹了口气,“杜鹃病了,在屋躺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咋还闹病了?瞧了大夫没有?”郭田氏随口问着,也拿过玉米棒子剥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阮没伸手,不是不想干活,实际上是没干过这种活,无从下手。“好多了,我今天来是想求您点事情的,我知道您一直很照顾杜鹃她们家,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被她这么一说,郭田氏还有些不好意思,“嗨,啥好人不好人的,这不就是街坊邻居的住着,顺手的事嘛。那你想求我干啥?只要能帮忙的我一定帮忙!”

    郭田氏夸下海口,心里还琢磨着,不知道会是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苏阮也不卖关子,直截了当地说:“杜鹃病着,又担心她爹。我想自己出去找找,一个人方便点。想麻烦郭大娘照顾一下杜鹃,我可能过几天回来,您就给她送点吃的,看看她的身体怎样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伸手递出一些铜板。她手里有钱,她也不吝啬,但是不能给郭家的人太多。

    人心都是贪婪的,自古财帛动人心,诱饵太多就会很容易失去自我。这乡下地方一年到头连个银子长什么样都不知道,如果直接给银子就不妥了。

    还不如送一些零钱,没了再给,不会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郭田氏家里境况一般,也不比杜家好太多,眼见着这些钱,屋里几个人的眼睛都放光。

    郭田氏还假装客气:“哎呦,用不着啊,我们和杜家做了二十多年的邻居了,照看一下杜鹃有什么大不了的,哪里用得着这些,你收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,眼神却没挪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