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微信小说 > 其他小说 > 农女小福妻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答应

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答应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[]

    苏阮话一出口,杜鹃顿时慌了神,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才好,怯生生地问:“阿阮,你要走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的语气中已经带了颤音,听起来怪可怜的。

    苏阮点了点头,“是啊,既然你已经找到你爹,我也算好人做到底了。接下来我要做我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杜鹃绞紧了衣摆,“那……你接下来想去哪里?回家吗?”

    对于苏阮的情况,杜鹃一直没敢多问,只知道她是被山贼劫上了山,只不过跟自己不同,她有本事逃了出来,既然这样,寻常人都是要回家团聚的。

    苏阮也没打算隐瞒,如实回答:“我没家,也没有家人。我准备找个地方安顿下来,还是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百姓最好,再长远的事情,就要看情况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阮!”杜鹃一着急,直接跪了下来,抓住苏阮的衣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?快起来!”苏阮赶紧去扶她。

    杜鹃晃着头不答应,“阿阮,虽然我这么叫你,但是在我心里,你就是我的主子,我的恩人!没有你,哪来我的今日?

    我早就下定决心,无论能不能找到我爹,我都要跟着你!你去哪我便去哪,除非你嫌弃我笨手笨脚的碍事,不然我是不会离开你的!”

    一旁的杜清平也跟着跪了下来,声泪俱下,“苏姑娘,发生的那些事儿,小鹃都跟我说了。我的想法跟她一样,肯定要报答你的!我们没什么本事,你要是不嫌弃就带着我们,或者就别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阮,你就答应我吧,算是可怜我了好不好?”杜鹃哭着说:“我只有跟在你身边才能活下去,离开你我肯定活不了的!”

    她说的都是心里话,自从被阿阮在山上把她给救了,她就觉得阿阮跟别人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在阿阮身边,很安全,比在任何时候都要安心。阿阮不仅长得漂亮,还会武功,最主要的是性格好,不像其他女人那样保守愚昧。

    现在她已经不能嫁人,没人会娶一个残花败柳之身,可她不能一直这样活着,总要有个去处才行。

    而她的去处,就是阿阮,不在阿阮身边,她活不下去。

    听到外间屋说话,宋瑾也走了出来,就站在门口。其实房间就这么大,这边说什么,另外一个屋里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但宋瑾什么也没说,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看着。

    苏阮站了一会,噗嗤笑了:“好了快起来吧!我答应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!”父女俩对视一眼,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苏阮收起笑容,正色道:“当然是真的,但是我有条件的。”

    杜清平赶紧道:“姑娘请讲!”

    其实这些事苏阮要有打算,她一开始就没想让杜鹃离开她。

    现在的社会和未来不一样,杜鹃的经历给了这父女俩很大打击。以后可能好人家就不会娶杜鹃了,而这个时代,女人不嫁人的出路是很少很少的。

    杜鹃家里又不是什么富贵人家,父女俩都快过不下去日子了,这才远走他乡,以后该怎么生活?

    当然,别人怎么生存不是她的责任,她更不想看到的是杜鹃被舆论压垮,有一天会自甘堕落或者走上绝路。

    难得碰到这么一个懂事的女孩子,她想要把人给留下,将来也能做为自己的一个放心的帮手。

    现在发展到这一步,就干脆把话说清楚,苏阮道:“你们如果不想我离开,以后就要帮我做事。我会给你们报酬,供你们吃住。将来如果你们不愿意干,也可以走,我不强求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杜鹃就一个劲地点头,“我愿意!我早就想跟着你了!无论你去哪我都跟着你!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杜鹃有些歉疚地抬头看了她一眼,“只是我和我爹都没什么本事,只能帮忙做点小事,是不是反而会拖累了阿阮?”

    苏阮把她扶起来,笑道:“你想多了,我又没什么本事,也不会做什么大事,有你们帮忙不是正好?”

    把杜清平也扶起来,老头子也很感动,直抹眼泪。

    这时,一直沉默的宋瑾走了过来,拱手道:“阿阮既然收留了他们父女,也不差我一个,顺便把我也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苏阮头疼,这人就算自己不留,他也不会走,既然这样也没必要非赶他,等这个新鲜劲过去,他自然会离开的,毕竟这么偏僻的地方,哪有京城花花世界来的好?

    “可以,如果你非要留下也不是不行,这土地也不是我的,我管不着。不过,你食宿自理。”

    宋瑾先是委屈了一下,继而又高兴了,“阿阮能留下我就好,我不仅食宿自理,也会帮你们的,我不能做一个闲人,那样迟早你会嫌我。”

    有一个人,他不仅事事听话,讲话也温柔,声音还好听,长得也是出类拔萃。面对这样的人,你实在是讨厌不起来。

    苏阮现在就是这种心态,因此才会觉得这人更加危险。

    苏阮是一个说干就干的性格,不喜欢拖泥带水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杜家可以说是家徒四壁了,基本上没有什么需要带走的东西,这里主要没什么地方住。商量好之后天还没黑下来,他们就决定立刻离开。

    趁出门混乱的时机,杜清平偷偷拉了一下女儿的衣袖,小声说:“丫头,干脆我们两个留下住一晚,明天再去镇上找苏姑娘,否则都过去了这一晚上也要花钱住店,多不好!”

    杜鹃不依,“那怎么行,我怕阿阮会丢下我,明天万一去了找不到人呢?何况阿阮说可以带我们,断然是不怕花钱的。”

    她也知道父亲说的有道理,她也想给阿阮减轻负担,可又怕明天会一场空。

    见女儿坚持,杜清平也没有办法。父女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,尤其现在又是劫后余生,他更要事事依着女儿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收拾好随身物品准备离开,走到大门外的时候,就见一辆马车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阮定睛一看,车辕边坐着的赶车人,不正是宋瑾的保镖之一,拦过她的那个黑大个儿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