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微信小说 > 其他小说 > 农女小福妻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三章 等待

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三章 等待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[]

    宋瑾点头,“放了他,其他人你随意处置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苏阮立刻扫过去,眼风凌厉,“不过什么?你不会大发慈悲想让我就这样离开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宋瑾连忙说:“我知道你已经很仁慈了,都没有要他们的命。我只是想说,那些官差也是听命办事,主要责任还是在知和叶老爷的身上,还是不要都杀了吧?”

    苏阮白了他一眼,“你以为我是什么人?杀人狂?”

    到现在她一个人都没有打死,真的是仁至义尽了。主要还是在于,她觉得这些人并没有犯必死之错。

    他们和丧尸不同,是活生生的人啊,她只杀无情无义的坏人。只有经历过末世的人才知道,活着是多么美好,她不会轻易去剥夺别人的生命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错误不大。

    像祝知县这种人,就应该死。他坐在这个位子,和商人坏蛋勾结,不知道害了多少人,哪怕他没有杀人,又有多少因为他受苦呢?

    不过宋瑾有句话说的好,生不如死才是最大的惩罚。就这样杀了,也未免便宜了他。

    苏阮抬手把祝原给打晕,转身道:“我就信你一次,要是你不能让我满意,我就会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宋瑾十分开心,这证明阿阮对他是很相信的,而且也是一种考验,如果他做好了,没准阿阮就会同意婚事了。

    反过来说,他要是没有办好,没让阿阮满意,就甭想了。

    生不如死的意思大概就是不会杀他,但是再也不会见他了吧。这次,一定不能让她失望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阿阮,现在我们把知县先捆起来,免得他跑掉。至于外面的人,你尽管去揍,打累了就歇着。”

    可惜牛轲廉不在这里,不然还能为阿阮分担一些。宋瑾越发觉得自己很没用,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“阿阮,你先在这里等我,我去找人处置这个知县。”

    宋瑾也想过在知县面前亮明自己的身份,不过他怀疑这个糊涂蛋会不会认识自己,会不会假装不认识自己。

    想要找个聪明的,又能治得了这知县的,最近的也就只有知州了。

    庆阳县隶属于云州管辖,云州的府衙离这里还需要五十多里,来来回回的大概需要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宋瑾决定骑马过去,他这次出门是坐马车来的,现在马车被牛轲廉赶去送苏暮了,好在庆阳繁荣,找匹马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苏阮没有阻拦,因为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也想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能耐,反正这县衙里的人也不能把她如何,不如就等等。

    苏阮出门吸引了县衙里人们的注意,宋瑾趁机离开了县衙,去外面找马匹去了。

    刚才知县老爷出事,差人们并不知道,他们看苏阮逃走,有的禀告了知县,有的则成群结队出去寻找了,谁也没有想到,这人逃出去不是往外跑,而是跑进衙门里头行凶去了。

    等听到风声回到衙门,发现师爷和知县老爷都被撂倒了,生死不知,这些差役们顿时慌了。

    吃饭的家伙丢了还是次要的,这要是老爷出了闪失,他们也好不了啊!

    苏阮把杜鹃和捆起来的知县师爷都关在了二堂里面,把门锁好,怕这些人会进入伤了杜鹃,这样自己也可以心无旁骛地干活了。

    让她对付这些差役,简直是大材小用,都不用使用什么战略,只要没有威胁到她的事情,轻松得很。

    没多久,苏阮就解决了战斗,把这群差役打倒在地,轻则劈晕,重则断骨。然后她就拖了把凳子坐在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晚,城门大概已经关闭,苏阮也不知道这宋瑾什么时候回来,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既然选择相信他,那就给他一次机会,等到天明城门打开,到那个时候,如果他还没有回来,自己就可以收拾东西跑路了。

    因为那时候,州衙也应该派人来了。出了这么大的事,祝知县不可能不派人通知上头。

    闲来无事,苏阮饿了,打了半天的架消耗了体力,需要补充,就算是正常人也该吃饭了。

    她溜溜达达来到了县衙的后厨,厨师什么的早就跑了,寻找了一圈,也没有热乎饭,她自己也不会做,干脆想着回去把杜鹃带来做饭吃。

    刚刚走出厨房,就听前面有人呼唤:“小姐!小姐,你在吗?”

    苏阮快步走到院子里,看到来的人有些惊讶,“离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离满头大汗,看得出来很着急,见到苏阮后眼睛一亮,“小姐,你走后我不放心,就想来帮忙,可是怎么都找不到你,也没办法打听别人,只能慢慢寻找,现在才到。小姐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无妨,你来的正好,我饿了,给我弄点吃的,后面有厨房和东西。”

    离点点头,见苏阮没事,他也放心了,“好,我这就去。对了小姐,我给你带了衣裳,天冷,当心着凉。”

    离贴心地递上一件厚衣服,苏阮接过,朝他笑了笑,随即想起自己戴着面纱他也看不到,便收起了笑容,“好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离转身往后面走,刚才来的急了,现在心情平稳才注意到,这院子里躺着的人还真不少,有的还在昏迷,有的则躺在那里轻声哀叫,好不凄惨。

    他咧嘴笑了,小姐就是厉害,能让这么多人伤而不死,他也办不到,比起伤人,杀人他更在行一些。

    苏阮扭断门锁,开了二堂的大门,坐在了知县的公案后面,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扫落到地上,嘿,这个做饭桌不错,够宽敞。

    杜鹃也找到了油灯,点燃了几盏放到一边,屋里亮堂起来。

    正等着吃饭呢,忽然听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声由远而近:“爹爹!爹爹你在吗?”

    苏阮坐着没动,杜鹃站在她身后小声说:“这人听着有点耳熟。”

    没多一会儿,声音就到了门口,两人定睛一看,都认出来了,来的不是别人,是知县的女儿,大小姐祝婷莲。

    祝婷莲是看着这里有灯光才进来的,嘴里叫着爹,抬头一看,公案后面坐着的居然是一个女人,不由得一愣。

    怔了一下,也认出了苏阮,“你……是你?那个卖布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