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微信小说 > 其他小说 > 农女小福妻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 搬兵

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 搬兵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[]

    听老爷问,看门的仆人说:“是个年轻的男子,也就二十岁上下,骑马来的。身上的衣裳脏了看不出来是什么身份,不过看外貌非常的英俊。那人看着我们还挺横的,瞧着不像是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冯钦想了想,琢磨着如果不是有关系的人,不会找到家里来,说不定真的是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带他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仆人回到大门口,仰着脸道:“我们老爷让你进去了,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因为着急,宋瑾已经无暇顾及什么礼节,把马匹交给另外一个看门人,跟着那人进了大门。

    做为知州大人的府邸,这里是很宽敞也很豪华的,且不说雕梁画栋假山凉亭,每走进一处院落就是一番新景象。

    直走了好几道院子,这才来到书房,天冷,房门关着,仆人回头叮嘱:“你在此等候,我去叩门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宋瑾哪里等得及,也不想看到冯钦在这里摆谱,推开那个人几步来到门口,一脚就踹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见他这般胆大,看门人吓了一跳,阻止也来不及了,暗暗叫苦,若是老爷生气责罚,他就要遭殃了。

    冯钦正在屋中等着,猛然听到踹门的声音,也是惊了一下,刚要起身去看,外面的人已经绕过屏风,来到内室。

    “冯大人,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。”宋瑾开口。

    冯钦抬头看去,一时间并没有认出来的人是谁,仔细打量了一下,这才辨认出来。

    一是两人久不见面,难免生疏,二是宋瑾现在的模样和平时判若两人,更难认出。

    以往他都是一身清贵之气,干干净净的,虽说不爱笑,却也待人客气有礼。

    今日里却大不一样,衣服上除了尘土,就是点点血迹,狼狈不堪。语气也极为不佳,带着气过来的。

    也算冯钦记性好,加上宋瑾身份摆在那里,他有意记住,否则一般人还真的就认不出了。

    “哎呦,这不是七殿下嘛!”冯钦急忙起身,拱手施礼,“殿下别来无恙,怎会到了我这个小地方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奔波了一路,加上心急,宋瑾很是疲惫。虽说苏阮之前帮他治疗了一下,到底也是陈年旧疾,没有那么快治愈,更需静养。

    今天不但受了伤,还骑马赶路,真是非常疲惫。他已经很久没有骑马了,他的身体不允许他这么做。

    现在当务之急不是休息,而是尽快带人回去,宋瑾打起精神,“冯大人,你的治下有位姓祝的知县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冯钦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听他这么一问,应该和自己无关,也不是京里出了什么事,心稍稍放下,“当然知道,他怎么了?对了,您先请坐,歇一歇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坐了。”宋瑾着急呀,“因为我的一个朋友得罪了庆阳的富商,那姓叶的富商勾结祝知县想要强行抓人,打算逼迫她们。这件事你管不管?”

    冯钦呲牙一笑,“当然管。说句实话,要是平常的人肯定不能直接报到我这边,逐层上诉才是。不过既然是殿下的朋友,我必然会管,更不要说是那祝原不对了。但不知,您的朋友现在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宋瑾也冲对面露齿一笑,“好得很,她抓住了祝知县,我请你过去是不想惊动更多的人,否则按照她的能力,一个人就能踏平庆阳县,那不是我想见到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冯钦笑容凝固了,本来以为是这位七皇子的朋友遇到了危险,没想到居然是这种结果!

    “她……抓住了祝原?”冯钦平时口才不错,现在有点结巴,“那……那些衙役呢?”

    “都被打伤了。”提起这个,宋瑾倒是挺骄傲的,“冯大人,劳烦您跟我去一趟,解决了这件事吧。不过,你要是没有时间,我就去京里找人,实在不行,只能请旨了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他若是不管,自然有管的人,冯钦明白这个道理。宋瑾可是皇帝的儿子,这天下还有他做不到的事吗?

    说句大话,将来的皇位都有可能是人家的,处理一个小小的知县,七品官,手到擒来,现在跟他说这件事,是往他脸上贴金,他也不能不识抬举。

    想到这,冯钦笑容满面,“殿下,你说要怎么处理祝原?都交给微臣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,路上说吧,马上起身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冯钦答应一声,吩咐手底下的人备车。去庆阳就不能坐轿子了,他一介文官也不能骑马,只好坐车前往。

    宋瑾也没有逞强,和冯钦一起坐了马车回去。哪怕他自己先走,也还要等冯钦,不如一起,顺便也能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冯钦出门,仪仗必不可少,还带了一队人马。这大晚上的集结人,又换了官服,许久才出发。

    一路上紧赶慢赶,总算在天不亮之前到了庆阳的城门。早有先锋探路叫开了城门,一行人径直进了城,来到县衙门口。

    马车停在大门口,冯钦恭候着宋瑾一起进院子,宋瑾犹豫了一下,转头说:“我的朋友并不知道我的身份,我就不跟你一起进去了,这件事务必按我交代的办,不可透露出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知道了。”冯钦点头,看着宋瑾站到一边,他先带人进了中堂。

    前面有动静,离察觉到,先给苏阮送信。

    这一夜,他们并没有休息,因为此间事还没了,无法安心,一直在等。

    他们在等待结果,苏阮在等宋瑾。

    离禀告有人进来,苏阮重新戴上面纱,走到门口,此时冯钦已经带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进中堂的院子,冯钦就一皱眉。现在东方发白,看什么都比较清晰了。就见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不少人,有的昏睡着,有的则清醒呢,不过也是满脸的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原来七殿下说的都是真的,这么多衙役,都被一个人给打倒了,果然是惊世骇俗之举。

    若不是这人认识七殿下,今天这事恐怕难办,各种罪名罗列起来,够杀头了。

    冯钦抬头,见门口走出几人,为首的是一名白衣女子,黑发飘逸,眼眸乌黑,身姿挺拔秀美,不知是何人。